您的位置
铺门孙冲新闻 >搞笑> 「新用户注册送18」​浣花溪|寒冬中的一瓢热水

「新用户注册送18」​浣花溪|寒冬中的一瓢热水

来源:铺门孙冲新闻 点击:815

「新用户注册送18」​浣花溪|寒冬中的一瓢热水

新用户注册送18,姚伟成(广东)

有一个与我无亲无故、萍水相逢的人,却让我一生中都在牵挂、想念、寻找。

1977年的寒冬,德阳文工团首次到遂宁演出大型歌舞剧《刘三姐》《洪湖赤卫队》。我是刘三姐和韩英的扮演者,演出后收拾完毕,常常是走在最后的一个。

那天演出完,我去厨房要热水洗漱,厨房的铁锅只有半瓢热水了。烧水人头戴旧棉帽,身穿洗得褪色的棉袄,身上围着一条旧围裙。她没有一点笑容,但她把锅底所有的热水全部舀给了我,我默默地端着水准备离开。

“不要走,就在这里把脸洗了。”她突然这样说。我吓了一跳,不明白她啥意思,用最快的速度洗完脸,她将香皂泡沫漂浮的洗脸水全部倒进铁锅里,抓起一把柴塞进灶炉里。

她拿起我的洗脸盆,把铁锅里热乎乎的水舀进盆子:“这么冷的天,不烫一个热水脚会生病的。快端走,在寝室里把脚烫了,赶快钻进铺盖里就不冷了。”那一夜,她的眼神和形象,以及那盆洗脸水,让我久久不能入眠。

那以后,我每晚演出完毕后到厨房,厨房里总会飘出香皂泡沫夹杂着卸妆油的洗脸水的味道。她姓张,她第一天晚上站在剧场侧门处看我演刘三姐时就记下了我,第一晚的那盆洗脸水,是特意为我留的。

有一晚演出完毕,我觉得身体很不舒服。她伸手摸摸我的额头说:“你发烧了,明天我给你熬点草药。”

第二天,昏昏欲睡的清晨,我被一只粗糙的大手扶起,一阵草药味扑鼻而来。她双膝跪在地铺上,手上端着一碗草药汤,直到把药汤给我喂完后,才轻轻地将我放下离去。3天的每个清晨,她双膝跪在地铺上扶着我喝药的情景,永远定格在我年轻的心里。

我病愈后的一个夜晚,我端着洗脸水准备离开厨房,她说:“明天下午4点,你到我屋里来一下。”

她家是一间不大的屋子,一架古老的大花床,一个老旧的五斗柜,一个小圆桌和两个凳子,空隙处堆放着蜂窝煤和炉子。

她拿出一个布包,翻开一层又一层后,是几张布票和粮票。她说:“你正在长身体,把这些粮票拿去多吃点饭,再用这些布票去扯几块布做衣服。”

我诧异地看着她,不敢接。不知当时怎么想的,我拿出5块钱递给她。瞬间,她眼中流露出烦躁和恼怒,大声吼着:“把钱收回去!”

我慌忙把钱和布票、粮票装进包里,她才缓和情绪,拉着我看她五斗柜上面的照片。她指着其中一张照片说,那是她的儿子和媳妇,在攀枝花钢厂工作。

她端来一口小汤锅,里面是豌豆尖煮的肉丸子汤。她说:“把这一锅汤吃完,补补身体。”在当时,就她家的境况来看,这一锅汤该有多珍贵啊!

最后一场演出结束后的夜晚,我坐在石墩子上,默默地朝炉灶里塞着柴。她把我的洗脸水倒进铁锅里再烧,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没有任何道别的话语。昏暗的厨房,只有肥皂泡沫夹杂着卸妆油和草纸的味道。直到锅里水干枯,锅底烧得变红,我才默默离去。

我不知道她的全名。我母亲曾买了德阳的土特产让我送给她,在集合等车的间隙,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她家。她不在家,我把门推开一条缝,将所有东西塞了进去。

多年来,我多次托人寻找都没有结果。张嬢,您能够听到我的呼唤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