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铺门孙冲新闻 >军事> 科技创新70年 | 这片土地上仰望星空的人

科技创新70年 | 这片土地上仰望星空的人

来源:铺门孙冲新闻 点击:374

10668米,这是国产c919大型飞机的巡航高度;3000吨,这是长征九号火箭的最大起飞推力。这是嫦娥二号探索宇宙的最大深度。4100光年,这是“中国之眼”快速望远镜捕捉到的脉冲星和我们之间的距离...

然而,新中国的航天工业只有63年的发展时间。

起步晚,缺乏人才,缺乏资源,没有外援...中国的航空航天有太多的理由停滞不前。然而,为了延续几千年来对深空的向往,为了实现天上强国的梦想,仰望星空的人并没有停止追求和观察。

他们知道,自古以来,航天工业只有自力更生。

1955年10月28日,被任命为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领导美国航天火箭研究的钱学森,经过近五年的长期考察和验证,终于回到祖国,抵达北京。

然而,正是曹日昌(中国共产党党员、香港大学教授)的一封信,让他下定决心放弃他的明星奖学金和他在美国已经有的一切,去新中国——一个当时已经成为废墟的国家。

当时在香港从事秘密联络工作的曹日昌在信中以“北方工业主管”的名义通知钱学森:

“全国解放迫在眉睫,东北和华北已经安定下来。他们正在积极恢复各种工业的建立,航空工业也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

虽然这些台词很短,但对钱学森来说,它们不过是雷鸣般的:祖国已经准备好了,下一刻不能再拖了。

新中国成立之初,最需要发展的是国防。美国海军副部长丹·金博尔(dan a. kimball)评价钱学森为“宁开枪也不放他走,他自己可以控制五个师”,他来得正是时候。

钱学森抵达北京后,立即开始访问北京和东北三省的研究机构和工厂,对“航空工业”进行全面评估,并判断中国能否在现有基础上发展导弹。他参观了中国科学院应用物理研究所、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研究机构和大学,以及钢铁厂、煤矿、水电站、炼油厂等工厂。

经过彻底调查,钱学森发现了自己面临的困境。此后,他在《关于建立中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中总结了当时中国的工业和人才储备状况,说:

“我们国家的航空工业现在很薄弱。我们只是最近才从飞机维修阶段进入飞机生产阶段...我们仍然无法设计新飞机,更不用说为设计制作工程和科学数据了。至于导弹火箭,我们根本没有。”

“谈到航空材料,我们的情况也很薄弱。目前,只有一家年产2万吨的铝厂。我们需要的特殊航空金属仍然是从外国进口的。”

“至于航空研究...我们没有专门用于研究的设备,更不用说用于设计和研究的大型设备了。所以可以说我们根本没有航空研究。”

“人类?我们也很虚弱。就力学而言,据估计全国有180人从事力学教学。在力学研究的高级干部中,只有大约30人最有能力领导这项工作。航空人才只是机械人才的一部分,甚至更少。”

那时,更不用说制造导弹了,许多国内专家甚至没有见过导弹是什么样子。所以在1957年,当专家们最终看到前苏联提供的教学导弹时,他们都很惊讶:“这是原来的导弹吗?”"这东西看起来像一根大竹笋."

几乎没有研究基础,材料依赖进口,人才储备不足100人...钱学森认为这是中国航空工业的基础,但钱学森的结论是什么?

1955年11月25日,钱学森参观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时,陈赓校长问他:“中国能发展导弹吗?”钱学森回答,“为什么不呢?如果外国人能做到,我们中国人能做到吗?中国人比外国人矮吗?”

陈赓说:“好吧,我等你的话。”

钱学森坚定的回答得到了他不可动摇的决心的支持,即使在困难的条件下,他也要把国防的生命线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钱学森意见的指导下,1956年10月8日,中国第一个导弹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所正式成立,代号0038,由钱学森担任主席。后来,第五研究所有了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那就是中国国家航天局。

这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航空航天工业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

第五研究所成立后,开始建设中国第一个综合导弹试验场。

这个射击场的位置非常重要。中国的载人火箭通常由南方向东南发射。考虑到火箭发射和着陆位置的不同,射击场东南部最好没有人口稠密的地区。此外,射击场最好位于阳光充足的地方,为航天发射提供有利的自然环境条件。

这些苛刻的要求决定了最适合火箭发射的射击场必须是不适合人类居住的沙漠。

1958年,一列闷罐车在中国西部悄然行驶。公共汽车站铺着草帘。甚至公共汽车上的专家也不知道火车要把他们带到哪里。他们只知道火车的目的地是无尽的戈壁沙漠,它的任务是在荒凉寂静的戈壁沙漠修建铁路和机场。

“空中没有鸟,地上也没有草。千里之外没有人,风把石头吹走了。”这个目的地是如此荒凉,以至于连著名的地标都不能用作名称,只有离最近的城市西南300公里的酒泉可以用作名称。

当时,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副主任刘庆贵只有22岁。他刚刚从哈尔滨工业大学电气测量系毕业,成为油轮的一员。

跳上公共汽车两天后,刘庆贵来到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只看到一望无际的沙丘。“我们单位是导弹试验基地。不要问我其他任何事。我们单位任务的性质、所在位置、自然条件等。不能说。”安全部主任告诉刘庆贵和其他新生。

由于严格的保密要求,酒泉的拓荒者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更难与外界沟通。“我只能给我的直系亲属写信。同学、亲戚和老师都不允许。”刘庆贵说,“探亲假每两年只发生一次。此外,这个地方无人居住,也没有汽车。上专列只需要一辆专列和一张通行证。”

很难回到自己的家,任务很重,必须与恶劣的自然环境作斗争。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一年中有300个晴天适合发射实验,但这也导致酒泉气候干燥,土地贫瘠。士兵只能挖沙枣,喝碱性水,睡在帐篷里。“这里空气中的含氧量只有18%。当你睡觉的时候,你会觉得你没有睡觉。冬天没有新鲜蔬菜,它们都是干菜。”刘庆贵回忆道。

在这片一无所有的土地上,刘庆贵和更多因保密而不能留下姓名的中国太空先锋将会留下40到50年。

在这40到50年里,对他们生活状况最具描述性的一句话是“心是宽广的,心是宽广的,心是宽广的,默默地听着雷声”。

1964年,尽管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罗布泊成功引爆,但西方舆论开始嘲笑中国缺乏携带核武器的手段,“有炸弹也没有枪”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斯特兰奇·麦克纳马拉甚至预测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五年内建造一艘原子弹航母。

面对日益紧张的冷战局势和来自美国和苏联的核威胁,中央政府于1966年批准原子弹和导弹试验相结合。10月27日,导弹和原子弹终于被加燃料并连接起来,所有准备工作都已就绪。

当时,蓝欣铁路被关闭,西北路线也被关闭。来自新疆和兰州军区的数十万官兵处于高度戒备状态。数百万居民在被告知战争准备情况后被疏散和隐藏。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试验单位的所有官兵都戴上化学口罩,登上准备离开基地的专列。

所有人员都从酒泉撤离,只剩下7名负责最后行动的指挥官和操作员仍在离发射场仅170米的掩体内。

如果“双炸弹组合试验”出现偏差,负责发射任务的七名士兵将立即蒸发,并在只有几平方米大小的地下控制室牺牲。

刘庆贵说:“当时他们都写了一封保证书,实际上是一封遗书...你越想危险,它就越会影响你的指挥和行动。手术时,精神状态仍然很平静。天空中的宇航员也是如此。”

然而,由于保密的需要,刘启泉二等功勋证书上的“主要事迹”栏是空白的。

同一天9点,携带核弹头的导弹起飞了。

幸运的是,九分钟后,经过894公里的飞行,核弹头在新疆罗布泊核试验场目标区上方569米的预定高度爆炸,爆炸威力相当于12000吨梯恩梯。

从这一刻起,中国正式摆脱了美国和苏联的核威慑力量,最终拥有了可用于实战的导弹核武器。

后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进行了更多的火箭发射。

1970年4月24日,中国从酒泉成功发射了第一颗重173公斤的人造卫星,播放频率为20.009的“东方红”音乐。

2003年10月15日,神舟五号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从那时起,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三个能够独立开展载人航天活动的国家。

2016年9月15日22: 04: 09,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

……

自两枚炸弹成功组合以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共发射了120多枚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和风暴、快艇等多种火箭,向太空发射了170多颗卫星、11艘神舟系列飞船、2艘天宫目标飞船和11名宇航员。

这些数字仍在增长。

新中国成立初期,航空是另一个薄弱环节。

空军是一个国家军事和国防力量的重要体现。直到1949年10月1日成立典礼,新中国空军仍在建设中。

原因很简单。当时,中国无法设计和生产自己的飞机。它的主要空中力量依赖于从敌人手中夺取的飞机。

当时,中国只有159架美、英、日三国制造的破旧飞机,这些飞机是从日本侵略者手中缴获的,被国民党军队留下来的。数量少,型号杂。其中,只有22架p-51战斗机、8架c-46运输机、5架c-5通信飞机和23架日本99架先进轰炸机状况良好。

飞机一方面依赖没收和捐赠,另一方面又缺乏资源。

当汽油短缺时,酒精被用来代替。如果没有安全带,用麻绳代替。缺少轮子、螺旋桨、几架飞机使用;如果没有充气设备,用自行车泵给飞机轮胎充气。为了节省燃料,飞机起飞时,士兵们甚至骑马把飞机拉向跑道。

一些拼凑的飞机甚至没有时钟。飞行员只能把大钟带进机舱。机舱里的座垫被抓住时丢失了。飞行员在他的屁股下发现了一个草席。

这是当时中国所有的空军力量。

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基于“海、陆、空不可或缺”的信念,军委航务管理局(即新中国空军的过渡组织)临时组织了17个飞机编程中队参加成立仪式。

九架p-51战斗机、两架蚊子战斗机、三架c-46运输机、一架l-5通信联络飞机和两架pt-19主教练机,这是新中国军队的第一个飞行队。

1949年10月1日,17架装饰着金色红星的不同型号的改装飞机参加了阅兵。因为被读取的飞机数量不够,编队必须完成一个圆圈,然后再飞回去,才能成为英雄。

条件越困难,对空军的需求就越迫切:拥有空中管制和强大的空军是国家的保证。然而,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独立制造飞机成为中国真正的痛苦。

1950年12月,周恩来总理提出了关于航空工业建设的意见:“我们的航空工业建设应该从实际出发。航空工业的发展是先修理后制造,然后发展到自主设计。在设计和维修时,我们必须考虑将来改造成制造厂的安排和部署。”

在先修理后制造、先仿制后设计的思想指导下,1951年4月17日,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中央人民政府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航空工业建设的决定》。随后,重工业部航空工业局成立,中国开始有计划地部署飞机制造工作。

1954年7月3日,新中国制造的第一架飞机“初交5号”在江西南昌飞机厂成功试飞。

1956年7月19日,新中国试制的第一架战斗机歼-5成功飞行。歼-5使用的涡轮喷气发动机是中国制造的第一台涡轮喷气发动机。

1957年12月10日,中国第一架多功能运输机成功飞行了五次。

1958年9月24日,北航师生自主研发的新中国第一架轻型客机北京一号成功试飞...

一次又一次成功试飞的背后,是中央政府用60亿斤小米为航空业打开局面的努力。1949年,中国的年财政收入仅相当于303亿斤小米(数据来源:60年的国家纪要——经济总量)。

一次又一次成功试飞的背后是参与飞机设计和研发的科研人员的艰辛。

2019年,横扫天安门门的空军阵容已经成为歼-20、歼-11b、歼-15、云-8、武至-10等明星飞机的综合编队。代表国产自主研发大型飞机综合实力的c919也已经起飞。

在这个时代,飞行近半个世纪的中国梦终于实现了。

2006年,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2006年中国空间》白皮书,指出中国空间发展的目标是探索外层空间,扩大对地球和宇宙的了解。和平利用外层空间,促进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造福全人类;适应经济建设、科技发展、国家安全和社会进步的需要,提高全民科学素质,维护国家权益,增强综合国力。

其中,“扩大我们对地球和宇宙的了解”甚至先于加强国防和开发空间资源,这意味着我们探索深空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地球的范围。

2016年9月25日,位于贵州省平塘县克都镇大武堂凹陷的500米球形射电望远镜(fast)正式投入使用,这意味着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单孔射电望远镜。

这台投资7亿元的六年大望远镜的最终目标是寻找宇宙规律。

经过近三年的密集调试,fast越来越好。到目前为止,fast已经发现了132个优秀的脉冲星候选者,其中93个被确认为新发现的脉冲星。

“中国之眼在短短两年内的发现超过了欧洲和美国几个科研团队同期的发现总数,这将有助于科学家在相关研究领域取得更大突破。”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朱柏文说。

从古至今,星空吸引了无数中国人去思考它。无论是“照亮整个天空”的深情,月亮女神的浪漫神话,还是三面墙中的二十八个星座,我们和宇宙之间的联系从未中断过。

现在,我们仍在仰望星空,但那些熟悉浪漫术语的人有了新的含义——嫦娥,月球轨道卫星,已经真正走向38万公里外的月球,玉兔,月球车,正在环视月球,天体正在空间站的天宫中真正移动,北斗已经成为中国自主开发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取代了永恒的七星来引导旅行者。

虽然不清楚航天前辈们在仰望星空时有什么样的感受,但他们一定很高兴看到如此艰难点燃的小火花已经点燃了草原之火。

参考:

陆成东(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馆员),2016,“钱学森60年前如何建议中央政府发展导弹”

《国际先驱导报》领袖,“老酒泉人的戈壁故事见证发射中心50年的变迁”

刘庆贵,《天空概览》

新华社,2016,“体验者讲述东方红一号发射的过去”

“航海——中国第一艘运载火箭长征一号发展纪实”

(本文是平西产品系列“技术创新70周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